歡迎登陸深圳市收藏協會
 
當前位置:HOME > 收藏百科 > 大家氣象
什么是敦煌藝術?

                 什么是敦煌藝術?

 

巫鴻2013年1月在芝加哥巫鴻2013年1月在芝加哥

  “什么是敦煌藝術?”與其給出答案,我希望我們一起對這個問題進行初步的反思。

  我們現在通常不加思考地把“敦煌藝術”同等于敦煌佛教藝術。這個概念上的跳躍可以理解,因為莫高窟中的輝煌壁畫與雕塑構成了當地古代美術和視覺文化的主要遺存,不斷地吸引和震懾著美術史家(圖1)。但是這個概念上的跳躍有著相當嚴重的后果,因為它在基本的設論中取消了由敦煌佛教藝術所協同構成的一個復雜、豐富的空間性文化結構,反過來也阻礙我們去深入理解敦煌佛教藝術的環境和特殊功能。

圖1 敦煌莫高窟圖1 敦煌莫高窟

  我曾在紐約的亞洲協會( Asia Society)做過一個題為“什么是敦煌藝術?”的講話提出我們需要記得敦煌是一個實際的社會地理空間,而莫高窟——一個位于敦煌南端25公里處的佛教建筑群——只構成了這個地理空間的部分(圖2)。在中古時期,敦煌城內外有多處宗廟和禮儀建筑,不僅有禮拜佛陀和授習佛教的場所,也有道教、儒教、祆教以及地方宗教和祖先祭拜的地點。我們很容易理解這種多中心視覺文化的社會條件:中古時期的敦煌是一個移民城鎮,居住著來自不同地區、具有不同宗教信仰與文化傳統的人們。敦煌的佛教藝術因此從來都不是一個孤立的藝術傳統,要理解它的歷史意義,我們必須把它和同時同地發展起來的其他文化和視覺傳統聯系起來,在同一個文化空間中分析和理解。

圖2 唐代沙洲地區地圖圖2 唐代沙洲地區地圖

  當我們今天從敦煌城前往參觀建于三危山崖面上的莫高窟的時候,會穿過一片廣袤的沙漠。這個區域從3世紀開始就一直被當地居民作為墓地使用(圖3)。過去幾十年的考古工作在這里已經發現了約1000座西晉至唐代的墓葬,更多的墓仍被沙漠掩埋。這些墓葬的斷代十分重要,因為它們的時代意味著這處墓地與旁邊不遠的莫高窟早期洞窟平行存在。但是它們使用的視覺和物質形象則判然有別:現存的最早石窟中展示的已是環繞佛陀的整套造像和壁畫(圖4),而敦煌魏晉至北涼墓葬中發現的是道教的鎮墓文和為死者無形靈魂設立的空帳(圖5、6)。

圖3  敦煌市與敦煌石窟所在地三危山相對位置圖圖3  敦煌市與敦煌石窟所在地三危山相對位置圖
圖4  敦煌275窟正壁佛像圖4  敦煌275窟正壁佛像
圖5  敦煌晉墓中的磚雕和“靈座”圖5  敦煌晉墓中的磚雕和“靈座”
圖6  敦煌地區墓葬中發現的解注瓶圖6  敦煌地區墓葬中發現的解注瓶
圖7  石窟中包括家族死者的供養人,五代,公元10世紀圖7  石窟中包括家族死者的供養人,五代,公元10世紀

  我們希望理解為什么石窟和墓葬的裝飾使用了如此不同的視覺語言,而這兩種視覺語言之間的關系又是什么。對這些問題的回答對于理解作為整體的敦煌藝術極為重要,特別是由于越來越多的莫高窟石窟被作為“家窟”種家廟或家族祠堂一來修建的,其中栩栩如生的壁畫把已故家族成員描繪成來世中崇拜佛祖的信徒(圖7)。看來傳統祖先崇拜中長期存在的兩個基本成分——集合性的家族祠廟和家族成員的墓葬——仍然在此地并存和互補,為敦煌地區佛窟與墓葬的空間關系提供了一個總體的框架。墓葬被修建在居住區域附近,為人們提供了死后的居所,而三危山上的“家窟”則在佛陀的祝福下祝福著家族的永遠繁盛。

  理解敦煌藝術的種類、內容及地理空間之復雜性的一個方法是確定這一地理空間內的多種宗教和禮儀中心及其分布。在中古時期,這些宗教和禮儀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公眾活動與藝術傳播的場所。雖然今日除莫高窟外這些宗教和禮儀場地甚少留存,但“藏經洞”中發現的遺書提供了有關它們以往存在狀況的珍貴記錄。研究者可以通過這些大多寫于8-10世紀的文獻記載識別出敦煌的大約20處佛教寺院(圖8),城中的大型寺院在佛教活動的組織中扮演了主要角色。敦煌遺書中的寺院財產賬目列有相當多的雕塑與繪畫作品,小型的寺廟則經常由個人贊助。大英圖書館收藏的一篇編號為S.3929的珍貴敦煌遺書贊頌敦煌畫家董保德將自己在城中的居所改造成精致的佛寺,還記錄了董保德和其他功德主合資興建五龕石窟的事跡。

圖8  僧院圖  P.t。 993,吐蕃時期(786—848),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圖8  僧院圖  P.t。 993,吐蕃時期(786—848),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敦煌遺書還告訴我們至少11座敦煌地區唐代道觀的名字。其中的紫極宮建于公元739-741年間,正是唐玄宗頒布詔令在首都和各郡縣建造供奉老子的道觀的時期。郡府所在地的這種道觀被稱為紫極宮,其中設有官方下令建造的老子的“真容像”(圖9)。道教在敦煌的流行持續到10世紀以后。敦煌遺書中包括至少649篇道經,另外400多篇的內容是道教的曲子、詩歌、醫藥、天文和各種占ト方法。

圖9  老子真容像,唐,八世紀,西安碑林博物館藏圖9  老子真容像,唐,八世紀,西安碑林博物館藏

  敦煌遺書還包括若干件地方地理文獻,其中記載了供奉黃帝、風伯、雨師等神靈的祠堂和祭壇、供奉孔子和顏回像的儒家學宮,還有城東約500米處的一座祆廟(圖10)、這座祆廟每邊長約35米,中有供奉祆教神衹的20個壁龕。此外,S.0367號敦煌遺書記載了一個在伊吾的祆廟,中有“素書形象無數”。敦煌當地的政府為祆教的節日“賽祆”提供了“畫紙”、酒、油和其他材料。姜伯勤先生認為P.4518號敦煌遺書是一幅幸存下來的祆教繪畫(圖11)。畫上仍保留有懸掛用的條帶有可能是在祆教宗廟中舉行“賽祆”活動時使用的。

圖10  《沙州都督府圖經》,P.2005,P.2695,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圖10  《沙州都督府圖經》,P.2005,P.2695,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圖11 祆教神祇, P.4518,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圖11 祆教神祇, P.4518,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這些建于不同地點的宗教建筑進而啟發我們去考慮敦煌視覺文化一個重要的方面,即當地不同宗教團體和地方政府一年到頭組織的各類節日和禮儀活動。這些活動對于研究藝術史的人之所以重要,一個原因是它們是制作和展示圖像的重要時機,同時也因為這些禮儀活動和節日的一個重要目的是創造視覺的盛宴。例如祆教的“賽祆”就是一個充滿視覺形象的狂歡節,其中的活動包括祭祀、宴飲、歌舞、幻術和化裝游行等等。信徒們相信這一活動能夠帶來甘霖,因此一年至少要在4個不同的月份舉行,有時連續4個月之久。可能由于與“大儺”的一些類似之處,“賽祆”的一些元素被吸納人這個傳統的漢族禮儀活動里。“大儺”在一年的最后一天舉行,主要的意義是辟邪除鬼。戴著面具的表演者把頭發染成紅色,拿著盾和戟在街上大聲叫喊,迎接鐘馗和白澤神獸前來驅魔。后者的圖像見于P.2682和P.6261號敦煌遺書上。

  圖12   燃燈文,“正月十五窟上供養”

  而道教的齋醮儀式則在每年的6個月中舉行,每次持續10天。特殊的祭壇為舉行齋醮而建構,用以召請各路道教神仙到來。道教和祆教的禮儀活動時間進而與佛教節日相互補充。敦煌遺書中記載了至少25種佛教節日與禮儀活動,其中3個最重要的是元月十五日的元宵節、二月八日的行像日和七月十五日的盂蘭盆節。這些節日和禮儀活動以其多樣的視覺效果吸引了大量人群。其中元宵節時燃起的油燈照亮了整個莫高窟(圖12)。P.3497號敦煌遺書包括一篇“燃燈文”,其中寫道:“每歲初陽,燈輪不絕。于是燈花焰散,若空里之分星;習炬流暉,似高天之布月。”敦煌壁畫中也有許多“燃燈”拜佛的圖像(圖13)。“行像日”的游行則是為了紀念釋迦牟尼的延生。游行的隊伍在黎明前整隊聚集,抬著城中最寶貴的佛像走遍城內的主要寺院。在盂蘭盆節到來之時,人們以香花飲食供奉七代祖先。普通民眾在此時也會聆聽《盂蘭盆經》的授講和目連救母的變文故事。S.2614號敦煌遺書記載了這篇變文,據其標題,我們得知這個在七月十五日上演的變文有圖畫作為演出的輔助。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是:為何這個中古時期最流行的故事從未在莫高窟中的壁畫中出現?其原因也許是這些窟廟中的神圣空間并非是舉行“鬼節”禮儀的合適場所。

  圖13  敦煌壁畫中的燃燈圖像

  盂蘭盆節是為追悼亡靈而舉行的,相同的動機也促進了當地肖像畫的發展。通過敦煌遺書中大量的“邈真贊”(圖14),我們可以知道肖像畫在敦煌的流行。這些文本資料可以與現存的“邈真”像聯系起來研究(圖15)。從贊文中可知,死者的“真容”或“真儀”也被稱為“影”、“貌”或“像”。這些肖像或可在生前預繪,但其目的是為使用于該人死后的祭莫活動。“邈真”像通常被安置在祠堂中或家宅中特辟的房間里,這個房間因此被稱為“影堂”或“真堂”。莫高窟第17號窟是高僧洪辯的影堂,一直保存至今。這個小小的窟室有可能是洪辯生前坐禪的地方,在他于862年死后被改建成紀念他的禮儀空間(圖16)。

圖14  張府君邈真贊,P.2482局部,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圖14  張府君邈真贊,P.2482局部,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圖15  敦煌藏經洞發現的死者肖像,《引路菩薩圖》局部,五代,公元十世紀,大英博物館藏圖15  敦煌藏經洞發現的死者肖像,《引路菩薩圖》局部,五代,公元十世紀,大英博物館藏
圖16  敦煌17窟,高僧洪辯影堂,唐,公元九世紀圖16  敦煌17窟,高僧洪辯影堂,唐,公元九世紀

  我希望這個快速的介紹可以支持我前面提出的建議,即敦煌佛教藝術應該被放置在一個更大的空間和視覺環境中,作為“敦煌藝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來進行研究和理解。在某種意義上,這里我已經把敦煌藝術定義為一種“總體藝術”。在這一講開始的時候,我把墓葬看作一個可以在三個層次上分析的“總體空間”,包括由具體形象構成的“物質和視覺空間”,引起味覺、聽覺和嗅覺感受的“知覺空間”,和涵蓋了主體的活動和感受的“經驗空間”。這些基本層次在對“敦煌藝術”的研究和想象中也都存在,但作為一個綜合性的地域藝術,敦煌藝術所顯示的更是不同宗教藝術與視覺文化間持續的互動。正是這種在空間中展開的互動,而非某個藝術傳統的純粹性和線性發展,使敦煌藝術獲得了生生不息的力量,在近千年的時間中不斷更新。

 

 

 

來源:新浪收藏網

網絡轉載免責聲明:以上文章源于網絡,更多的是為大家傳遞最新收藏信息之用,所轉載的文章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具體內容仍需瀏覽者自己核實其真實性,文章內容僅供大家參考!如有侵權請直接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刪除。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 什么是敦煌藝術? 2019-03-29

  • 友情鏈接:中國收藏家協會  |  國家文物局  |  中國國家博物館  |  深圳博物館  |  深圳市政府  |  深圳市宣傳部  |  深圳市文體旅游局  |  深圳市民政局  

    網站版權所有:深圳市收藏協會  網站主辦單位:深圳市收藏協會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1001號深圳科技大廈一樓西門

     聯系電話:0755-82063439 郵箱:szscxh@126.com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粵ICP備17090602號-1

     
    大发888娱乐真钱游戏 卢湾区| 宁陵县| 苍溪县| 怀安县| 西华县| 依兰县| 晋宁县| 项城市| 馆陶县| 哈巴河县| 临朐县| 法库县| 依安县| 麻城市| 云和县| 万安县| 开封市| 达拉特旗| 同心县| 拜城县| 广宗县| 南涧| 沂水县| 邵阳县| 财经| 镇巴县| 林口县| 隆德县| 常州市| 司法| 固阳县| 普定县| 祁阳县| 巴林左旗| 广河县| 徐州市| 泽库县| 沈阳市| 屯昌县| 和政县| 玛纳斯县| 汉阴县| 丰都县| 顺义区| 资中县| 阿拉善左旗| 竹山县| 大荔县| 望谟县| 岐山县| 梅河口市| 丹巴县| 措美县| 黄冈市| 湟中县| 三都| 潜江市| 德化县| 芜湖县| 宁安市| 房产| 沂水县| 保德县| 周至县| 资讯| 陵川县| 新宁县| 油尖旺区| 建宁县| 隆回县| 雅江县| 德阳市| 防城港市| 天津市| 铁岭县| 宁海县| 广河县| 印江| 曲沃县| 西丰县| 南城县| 沈阳市| 涪陵区| 泰和县| 呼玛县| 荆门市| 武城县| 建湖县| 苏尼特左旗| 金山区| 维西| 福鼎市| 鄱阳县| 渝北区| 金溪县| 云安县| 江源县| 苗栗市| 大悟县| 资溪县| 民乐县| 乌兰浩特市| 普定县| 怀化市| 永州市| 贺州市| 柳州市| 宜黄县| 故城县| 溧水县| 通江县| 天津市| 图木舒克市| 玉溪市| 酉阳| 冷水江市| 商洛市| 汉寿县| 梧州市| 永顺县| 上思县| 邛崃市| 台江县| 板桥市| 获嘉县| 邹城市| 桐梓县| 宜都市| 大洼县| 台安县| 白城市| 邵阳市| 邢台市| 西昌市| 大宁县| 新泰市| 奇台县|